首页 时政正文

[转]盗墓笔记:这是一座积木搭成的城池。(转载)

wangchaowh 时政 2021-06-11 12:45:03 1 0

  最后一眼 本是意外相见 穷途末路 已是归期不现 古楼洞穴 血迹石间 半张脸 再无缘见 山外花开满眼 预感灵验 此为不归之鉴 你以命相托 换一场冒险 执枪之手不偏 仍护我周全 六角铜铃 化作尘埃迎面

  ——咫尺回忆to潘子

  【 潘子;小三爷 大胆地往前走 别回头 】

  “别顶嘴,会死的。 ”

  我还记得那么一个男人 。

  他是恶犬 ,吴三省的恶犬,他不要命不怕死,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是潘子 ,前前后后叫着小三爷的有些调皮的伙计潘子,和胖子互相看不惯抬杠的潘子。

  他死在了张家古楼,死在了小三爷的执念 。

  他用尽了最后力气为小三爷保驾护航 ,枪眼火光明灭。

  六角铃铛化为粉末。他的性命他的存在亦一同化为粉末 。

  他说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

  他说小三爷 ,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 ,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

  他说你往前走吧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 。

  他笑着说 ,大胆地往前走。

  他不是主角,没有主角的命。

  我记得天真和他原本的房东说,他回老家娶媳妇去了 。

  如果真的是这样该多好啊。

  可惜他回不来了。

  可惜他没命回老家也没命娶媳妇了 。

  若有来生 ,潘子你别遇到三爷也别遇到小三爷了好吗。

  若有来生,潘子你就算安安分分种田也别趟这趟浑水了好吗。

  若有来生,潘子 ,你为你自己好好活一次,好吗 。

  重重墓 谁还在听它们哭着讲诉 残垣断壁画着的当初背后的悲苦 历史缘故 只怕早已辜负若进退维谷 要赌上一赌 抉择难断就是一场输爱恨都残酷 徘徊无数 何必执着前尘的朝暮 海棠花语 谁人能读 ——解语花·花语

  【 花儿爷;遇到王八邱 直接打死 算我的 】

  他很强。

  这种强指的不是小哥那种开挂意义上的强。

  从小的家教让他学会了冷血无情让他学会了抛下身后的人,哪怕那些人为性别之忧所困扰 。

  虽然他知道 ,如果他回头,那些人可能不会离开,如果他回头 ,那些人可能还能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但是 ,他不能。

  所以他学会不去交真心的朋友,因为没有朋友,便不会失去 ,不会内疚 。

  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但是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

  他也会痛,但是他学会了即使痛得要死掉抑制着让自己不要喊出口。

  我还记得他对天真说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的血管挑断了。

  我还记得他对天真说,这是个玩笑 。

  我还记得他对天真说 ,你的人生一定很枯燥。

  那个解雨臣说,我觉得你死后还是会上天堂的,小爷我可能就要往相反的方向去了。所以等下我要是那啥了 ,你该走就走,千万别管我 。

  那个解雨臣说,我的嗓子坏了 ,我就不能唱戏了 ,很多女孩子会伤心的。

  那个解雨臣说,所以小三爷,和我在一起 ,你得自己照顾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听解语花唱一场戏啊 。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见一见那个穿着粉红衬衫拿手机打俄罗斯方块的解雨臣啊。

  如果可以的话。

  最不该是我天真 偏去猜这场疑问 透不过命运的齿轮 读你的眼神 若早知结局 如我断开的掌纹 情愿彼此是路人 总好过最后你转身 这般残忍 仍是我一人 却模仿着 谁的口吻啊

  ——盗墓笔记 天真

  【 天真;我用一生 ,再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在长辈们刻意的保护下,他本不该牵涉到这个谜团中 。

  所以比起其他的在这个局里的人 ,可以说他是最弱小的一个。

  但是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他的光芒却又是所有人里最耀眼的,温暖得如同破晓。

  他一步步地变成了他不想变成的人 。成长是残酷的 ,会失去很多幸福 。

  但是,即使是后来他戴上那张意味着他要承受不属于他的东西的面具的时候,他也没有失去一些东西。

  他的本心依旧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天真 ,没有变成另一个人。

  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想 ,他没有因为戴上那个面具太久而摘不下来,真好 。

  真庆幸,他依然是吴邪。

  有的时候他会不会后悔有那个改变他一生的转折点 ,不过也许这个转折点也不尽然是坏处。

  因为这样他才认识了小哥,他才认识了胖子,因为这样 ,才有了铁三角 。

  只是有的时候,他会不会怀念起那个曾经真真是天真无邪的最初的自己,那个不识愁滋味的古董店小老板。

  但是无论如何 ,即使无邪不再天真,他也依然是无邪。

  即使他再怎样改变,也不会忘记某些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东西 。

  譬如小哥 ,譬如胖子,譬如他曾经感到温暖的那些人。

  嗯对了还有一句话。小哥,等着我们和天真一起 ,接你回家 。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十年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